高净值人群需求分析

我来帮TA回答

年入百万的高净值人士如何投资?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被称为高净值人群。这群人的划分标准大概是资产净值在600万人民币(100万美元)资产以上的个人,同时他们也是金融资产和投资性房产等可投资资产较高的社会群体。

可以说,高净值人群,基本上就是高收入人群的代名词。据《2017中国高净值人群数据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高净值人群达197万人,资产配置成为了他们的主流投资方式。

全球资产配置之父加里布林森曾说过,91.5%的投资收益都是来自于成功的资产配置,高净值人群更是深谙此道。毕竟将600万以上的资产闲置在银行里,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无论定期还是活期存款都是很难抵御通胀的。

同时,如何分产尤为重要,因为缺少科学的资产配置,很可能会带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收益差距。目前市场上比较推崇的方式是,10%~15%的资金购买保险,10%的资金投资黄金,5%~10%的资金投资货币基金,20%~30%的资金投资于股票或混合型基金,40%~50%的资金购买银行产品或基金。

这样的资产配置方案将资金分散在多个领域,既可以博取高收益,又分散了投资风险。

作为高净值人群,还是要寻求稳定为上,比如200万可作为流动性资金,可以存入余额宝等货币基金类产品中,资金不仅能随用随取,并且能获得比活期存款还要高的收益。

不过由于目前余额宝个人账户持有额度为10万,且每日有限购总量。所以我们不妨选择市面上的其它货币基金,同样具备存取方便的特点,还没有限购限制,收益甚至更高,用起来也较为便捷。

除此以外,不妨选择一些前景较好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产品。私募股权投资已经成为高净值人士的标配,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股权投资在资产配置当中的占比最好不要超过20%,以便于分散风险。

子女教育基金也是高净值人群的一个重要投资。许多高净值人群都会选择送子女出国留学,因此要格外关注市场的变化。比如当前美元大跌的环境下,留美人群就要多注意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

去年3月底,兑换1万美元需要6.88万人民币(汇率6.88)。而如果在今年3月底,兑换1万美元只需要6.28万人民币,能少花6000元。

在这一点,我们不妨向美国人学习,美国投资者平均20%多的资产是配置到本国之外的,无论是为下一代上学,还是为养老,海外配置已经成为了高净值人士资产组合中的重要部分。

我们正处于全球资产配置的黄金时代,投资者可将原来的固收、投机、单一的投资方向转变成长期的、全球化的资产配置。不过TBSEO认为,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式化的资产配置模板,让投资者拿去直接套用,不同人有不同的需求和实际情况,我们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资产配置方式,坚持多元化的投资方式。

如何抓住高净值人士的心

商业银行在我国金融体系中占主导地位。当考虑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机构时,银行往往是高净值人群的首选。国内商业银行应充分利用高净值人群这一认识上的优势,进一步强化高净值人群服务,从高净值人群的传统观念、普遍心理,以及关注的方向等方面,结合他们财富管理行为的一般特征和金融消费偏好,科学确定高净值客户接触和营销策略。
首先是观念策略――充分理解高净值人群对家族观念的尊崇。
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家族观念”在高净值人群中可谓是深入人心,家人在他们心目中占据了比较重的地位。对于具体的生意上的决策,他们也许依靠自己或自己的智囊团就可以完成。但对于投资理财,他们更愿意与家人商量,并寻求家人的认可。由此产生的决策并非个人决策,实质上是“家庭决策”。这一点在“创一代”和全职太太身上尤为明显。
从财富管理目标上来说,这类高净值人群具有稳健、安全的需求,更趋于完全理性,追求效用最大化;从金融消费偏好看,他们对于家庭和企业管理、家族财富信托比较看重,其理财的核心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泽被后世、惠及子孙”。因此,银行在开展私人银行服务时,应根据情况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整体性研究,并提供家庭式财富管理服务或管家式服务,并在产品收益性、安全性、延续性等方面多做个性化设计,而不仅仅是针对企业主或全职太太个人提供一些相对高级的个人贵宾服务。
其次是心理策略――客观认识高净值人群的“熟人关系”心理。
我国传统社会是乡土社会,是一个“熟人社会”,注重亲情关系和地缘关系。国内高净值人群选择财富管理时,对财富管理机构选择和对客户经理选择,都习惯于熟人推荐,一方面出于对熟人的信任,另一方面出于熟人介绍好办事的考虑。而当他们正真成为高净值客户,他们对银行的信任又往往是建立在对客户经理的信任基础上。某行一个客户的孩子要出国留学,高净值客户经理主动跟进提供了本行留学服务,省去了客户很多麻烦,他很感激,激活存在该行的一大笔资金。
针对高净值人群“熟人关系”的心理,银行开展私人银行服务时,一是要了解其存在“不完全理性”的因素,摸清影响其决策的变量有哪些,便于“对症下药”。二是在考虑积极与客户建立相互信任的朋友关系的同时,注意风险把控,具体的业务必须遵章办事。信任并不是一味迁就客户的任何需求,而是以专业、精业、敬业赢得客户,这需要一个较长时间段才能建立。三是加强对客户经理职业操守的培养,促使其引导客户理性选择投资种类,让客户跟银行能从“熟人关系”再到“契约关系”,建立一种新型的、更加紧密的人际关系,打破高净值客户对银行方面人情和关系的心理依赖,减少风险。
再次是方向策略――高度重视“公私联动”和“财富传承”。
根据研究,高净值人群以企业主尤其是私营企业为主。他们大部分公司业务和个人财产未做严格分离,在银行的业务一般是对公账户、对私账户资金联动运作。很多时候,银行的客户经理对这类客户的企业资产情况如数家珍,而对客户的个人资产情况不甚了解。从为高净值客户服务角度来说,这是很不够的。而对于企业主自身来说,由于其背后的企业,他们一次性获得银行大客户身份比较简单,他们自己也简单地将银行能为企业方便快捷地融资视为私人银行服务主要功能。
由此可见,这是两重身份的认定:一个是企业主高净值客户身份,另一个是企业作为公司客户的身份。因此,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如何伴随和支持企业主客户和他的企业共同成长,也是私人银行必须面临和考虑的问题。同时,在具体的客户营销和业务品种制订等方面,对于银行来说也存在公私联动的问题,要站在资产配置的高度,关注客户更为全面的资产类别,并为客户提供有效的反馈信息。
财富传承相对财富保值、增值来说,对私人银行服务的要求更高、更复杂。因为财富传承是对资源平台功能的要求,要实现财富传承的目标,需要整合企业规划、留学移民、子女教育、事业继承以及法律税务等多方面的资源,并提供配套的工具,不但涉及到银行自身的业务,更多的还涉及到国内国外的非银行机构。
对于银行来说,一是要做好交易系统和客户信息的完善以及现有高净值客户需求的数据分析,从技术角度总结出一般规律,便于客户接触时切入点的把握。二是逐步建立起相关的资源合作平台,特别是要做好境内外信托、法律、税务、移民等机构的评估与选择。三是要培养业务全面的专业人才。私人银行专业人才看起来“高大上”,但首先需要“接地气”,要对私人银行市场(客户需求、产品供给)必须要有实践、调查和分析,否则制订的服务方案只会是“空中楼阁”。
最后是产品策略――致力于基于个性化需求的“私人定制”。
某行一位高净值客户曾向客户经理抱怨:除了各家银行差不多都有的理财产品,你们还能提供什么?这表明,对金融产品种类的需求是高净值客户选择不同投资理财的主要行为表现。国内私人银行前期关注的领域主要是中低风险的固定收益产品,而随着客户需求变化和私人银行服务方式和内容的升级,要根据客户行为特征和消费偏好,提供更具有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
一是在产品方面要提供“超市化”选择,既要有一般银行都有的产品,更要有自己的“镇店之宝”。即基于产品的广度、深度的定制化,从资产管理、资产配置的角度对高净值客户的投资决策形成支持,研发出个性化产品。二是从渠道的便利性方面,要打通银行自身的“两网”――“物理网”(所有网点)和“互联网”(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基于对高净值客户身份的唯一认定,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地提供尊贵体验和专属服务。三是从客户的阶段诉求方面,了解客户的真实需求和潜在需求。如针对现阶段,与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相结合,更加关注企业主客户及其背后企业的融资问题;与子女留学服务相结合,关注投资移民服务等。四是完善非金融服务。非金融服务是商业银行区别于一般财富管理的重要特征之一。完善非金融服务要抓住两个关键,即细节上的差异化、把适合的产品推荐给有需要的客户,真正体现“私人定制”的专属性,才能赢得客户、赢得市场。

高净值客户怎么说保险

保险小编帮您解答,更多疑问可在线答疑。

高净值人群,自身抵抗风险的能力强,重疾险配置应重点扩大重疾保额,追求高。另外,应考虑与寿险结合,附加财产传承和保险理财的功能。

如何服务好中国的高净值人群

首先要了解这些人的需求
一般来说这些人群的最大需求就是投资需求
让自己的资产不断上涨是他们主要追求
因此会有很多专门服务于他们投资公司
另一个就是消费方面,因为消费比较多样化这个要具体分析

高净值人群的标准

高净值人群一般指资产净值在600万人民币(100万美元)资产以上的个人,他们也是金融资产和投资性房产等可投资资产较高的社会群体。
截至2013年末,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比上年增长3.6%(10万人),达到290万人,其中亿万资产以上的高净值人群数量比上年增长4%(2500人),达到6.7万人。
胡润研究院的调查显示,截至2012年3月28日,中国满足这一条件的人群达到270万人,平均年龄为39岁,其中,个人资产达到亿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数量约6.35万人,平均年龄为41岁。
中国高净值人群可以根据职业和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分为六大类;他们在投资态度、需求和行为上有显著差别。 这六类分别是:资产规模在5000万元人民币以下的企业主、资产规模在5000万元人民币到1亿元之间的企业主、资产规模在1亿元人民币以上的企业主、职业经理人、企业高管、专业人士、专业投资人、其他,主要包括全职太太、退休人士、演艺明星、体育明星等。
在年龄和学历方面,中国高净值人群50%左右来自40~50岁的人群,且以男性为主。企业主中,可投资资产规模越大,年龄也成正比。职业经理人群体呈现出三个特点:年龄小、学历高、男女比例更加均衡。
超高净值人群主要以企业家为主,男性人群占84%,女性占比为16%。平均年龄51岁,个人总资产都超过亿元以上,其中分布在一线城市的占45%。近六成实现企业上市,行业以制造业、房地产和TMT为主,占比近一半。

高净值人群的人员构成

胡润研究院的调查显示,截至2012年3月28日,中国满足这一条件的人群达到270万人,平均年龄为39岁,其中,个人资产达到亿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数量约6.35万人,平均年龄为41岁。
中国高净值人群可以根据职业和个人可投资资产规模分为六大类;他们在投资态度、需求和行为上有显著差别。 这六类分别是:资产规模在5000万元人民币以下的企业主、资产规模在5000万元人民币到1亿元之间的企业主、资产规模在1亿元人民币以上的企业主、职业经理人、企业高管、专业人士、专业投资人、其他,主要包括全职太太、退休人士、演艺明星、体育明星等。
在年龄和学历方面,中国高净值人群50%左右来自40~50岁的人群,且以男性为主。企业主中,可投资资产规模越大,年龄也成正比。职业经理人群体呈现出三个特点:年龄小、学历高、男女比例更加均衡。
超高净值人群主要以企业家为主,男性人群占84%,女性占比为16%。平均年龄51岁,个人总资产都超过亿元以上,其中分布在一线城市的占45%。近六成实现企业上市,行业以制造业、房地产和TMT为主,占比近一半。